電話:15833742832 

×
<在線客服<

秦皇島山海關刑事辯護律師淺析盜竊轉化為搶劫的案例

瀏覽:5 作者: 來源:秦皇島楊兆安律師網 時間:2020-07-03 分類:網絡推廣
秦皇島山海關刑事辯護律師【咨詢熱線:13903334497】淺析盜竊轉化為搶劫的案例

秦皇島山海關刑事辯護律師【咨詢熱線:13903334497】淺析盜竊轉化為搶劫的案例

 田某某,男,198*年生,漢族,初中文化
  2018年1月10日某人民檢察院向某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,指控田某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入戶盜竊他人財物,并為抗拒抓捕而當場使用暴力,其行為觸犯《中國華人共和國刑法》第二百六十九條、第二百六十三條,犯罪事實清楚,證據確實充分,搶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。
  案由:
  被告人田某某于2016年10月23日凌晨1時許,到本市某小區,趁被害人馮某某熟睡之機,入屋盜竊,后因被害人馮某某發現而未能得逞。被告人田某某在逃跑途中,采用暴力方式抗拒抓捕,并將被害人譚某某推倒,造成被害人譚某某頂枕部和右手背受傷(經法醫鑒定,損傷屬輕微傷)。被告人田某某隨后被抓獲。
  【辯論點】:
  1、本案入室盜竊轉化為搶劫,應否認定為搶劫罪的加重情節“入戶搶劫”?
  看法一、入戶盜竊,因被發現而當場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的行為,應當認定為入戶搶劫。這也是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提到的。(2000年11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141次會議通過)
  看法二、所謂入戶搶劫即行為人以搶劫為目的,進入戶內實施搶劫的行為。因此,入戶盜竊其主觀目的為盜竊,進入戶內入才被迫或臨時起意的搶劫,不應當認定為入戶搶劫的加重情節。
  本律師認為在定罪方面,犯罪主觀方面是區分罪與非罪、此罪與彼罪的一個重要標準,行為人主觀上以盜竊為目的,入戶后由其他因素而導致搶劫,不應認定為入戶搶劫,而應當認定為基本構成的轉化搶劫。當然就本案例而言,田某某雖然在戶內盜竊,在抗拒抓捕的暴力則實施在戶外,就此個案,認定為基本構成的轉化搶劫并無爭議。
  2、本案為入室盜竊轉化為搶劫,是否存在既遂與未遂的問題?
  看法一、根據《最高院關于審理搶劫、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》第十條搶劫罪的既遂、未遂的認定的規定:搶劫罪侵犯的是復雜客體,既侵犯財產權又侵犯人身權利,具備劫取財物或者造成他人輕傷以上后果兩者之一的,均屬搶劫既遂平既未劫取財物,又未造成他人人身傷害后果的,屬搶劫未遂。本案中根據田中視供述以及檢察院提供的證人筆錄,證實被告田某某未盜竊到任何財物,而田某某逃跑途中將譚某某推倒,鑒定損傷屬輕微傷。因此應當認定田某某搶劫罪未遂。
  看法二、部分學者認為搶劫罪分基本構成的搶劫罪和加重構成的搶劫罪,就既遂未遂的問題只適用于基本構成的搶劫罪,對于加重構成無論是結果加重還是情節加重,均無既遂未遂之分。只要有八條中的任一條均為行為犯,有此行為既認為是既遂。
  楊兆安律師認為第一種看法更正確。搶劫罪應為結果犯,行為人實施搶劫的行為是否造成《刑法》規定的危害結果,是我們立足于搶劫罪既遂與未遂的基點。而“入戶搶劫的”等情節加重犯,并不是從結果犯的角度予以界定,而是從犯罪情節的角度所作的劃分,與搶劫罪應該屬于結果犯的犯罪形態相悖,不能成為區分本罪既遂與未遂的標志。
  一審法院判決:田某某犯搶劫罪,罪名成立,鑒于其當場認罪,按《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檢察院、司法部關于適用普通程序審理“被告人認罪案件”的若干意見(試行)》第九條規定“人民法院對自愿認罪的被告人,酌情予以從輕處罰?!迸刑幪锬衬橙暧邢尥叫?,處1000元罰金。認為入戶盜竊轉化為搶劫并無既遂與未遂之分,就辯護律師搶劫犯罪的未遂不予采納。
  被告人田某某不服一審判決,上訴至中院,本律師參加二審開庭審理,二審法院最終采納本律師辯護意見,認定田某某系搶劫未遂,改判刑罰。
  中院認為:上訴人田某某的行為已從盜竊轉化為搶劫,故應按搶劫罪的構成要件來判斷其犯罪形態,本案中,上訴人田某某既未劫取到財物,又未造成他人輕傷以上后果,應認定為搶劫罪的犯罪未遂。
  改判:1、維持一審定罪部分;
  2、撤銷原一審量刑部分;
  3、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,并處罰金1000元。

來自:秦皇島楊兆安律師網 http://www.yangzhaoanllawyer.com/index.php/cn/News/view/id/369.html 

广西快乐十分开播直播